众所周知,自特斯拉国产化之后,其Model 3车型的销量可谓十分强势,迅速登顶新能源汽车月销量排行榜第一名。然而,去年才上市的一款车型也以强势的销量成绩,硬生生将特斯拉Model 3从月销量第一名给挤了下去,这款车型就是宏光MINIEV。并且根据乘联会发布的数据,2021年1-8月,宏光MINIEV累计销量221492辆,在累计销量排行榜中排名第一。

宏光MINIEV的销量为什么能如此强势?首先有新能源汽车上牌优势的加持,其次这款纯电动小车的售价的确是非常便宜,仅为2.88万元起步。汽车作为大宗消费品,给人的印象就是不太便宜,如今却不到5万元就可以买一辆汽车,并且除了北京外,无论是一线还是几线城市都能轻松上牌,这吸引力着实不小。

随着宏光MINIEV的火爆,市面上这种微型纯电动汽车的数量也在增加,例如准备上市的奇瑞QQ冰淇淋,还有今年上市的雷丁芒果、朋克多多等也是不到3万元的起售价。不过话说回来,企业都是需要赚钱的,那么车卖得如此便宜,还有多少利润可言?

众所周知,纯电动汽车的电池成本是相当高的。仍以宏光MINIEV为例,根据此前财通证券曾发表过的一份调研报告显示,从市场零部件供应商公开的成本来预估,宏光MINIEV的磷酸铁锂版和三元锂电的电池包(电池能量为9.2-9.3kWh)成本分别约为18390元和19770元。而宏光MINIEV使用9.2-9.3kWh电池的车型,售价区间为2.88-3.76万元,因此一个电池的成本,占比就超过了50%以上。

相比正向研发而来的宏光MINIEV,“油改电”而来的长安奔奔E-Star在研发成本上相对要省钱。不过长安奔奔E-Star在电池成本上却比宏光MINIEV要高,以其售价为2.98万元的车型为例,这款车型采用的电池包电池能量为23.38kWh。因此,长安奔奔E-Star相比宏光MINIEV在电池方面多出的成本费用,可以说是抵消了前者在研发方面的既有优势。

另外,再考虑到一款纯电动车还有电机、电控、车架等其他零部件,以及管理、人工、销售等,那么这些售价如此便宜的微型纯电动汽车,似乎利润空间已经被压榨到了极限,甚至可能是“赔本赚个吆喝”。

一个车企既然会推出售价如此便宜的微型纯电动车,必然赋予了其一种使命。按照一般的思维来说,做生意肯定是要赚钱的,卖掉商品是要赚利润的。不过做生意并不是都马上可以赚钱,像这类微型纯电动车,可能卖车所赚取的利润没多少,但在新能源积分方面却又是另一番景象。

众所周知,国内汽车市场从2018年便开始实行双积分政策,要求车企的正积分需达标。而达标的方式,一是自给自足,二是从其他企业那里获得积分,用来抵偿自己的积分亏空。而积分交易,价格在3000-6000元/分。根据工信部的公示,2019年年底核算中,上汽通用五菱的平均燃料消耗量负积分达到了-184861分。所以按6000元/分的价格来购买积分,去抵消自己的负积分的话,上汽通用五菱将要付出不少钱。

但用自己的新能源积分去抵消负积分,不仅可以省钱,还可以赚钱。随着宏光MINIEV销量的火爆,根据工信部发表的《2020年度中国乘用车企平均燃油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核算情况表》显示,上汽通用五菱的平均燃料消耗量积分为494334分,新能源汽车积分为443141。那么这些积分不仅可以用来给上汽通用五菱自己生产的燃油车“抵债”之外,同时多出来的积分还可以去交易,赚取利润。所以宏光MINIEV在积分上所创造出来的价值,还是很可观的。

再来看长安汽车,根据《2020年度中国乘用车企平均燃油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核算情况表》显示,长安汽车平均燃料消耗量积分为-618177,新能源积分为30250,那么这新能源积分也能帮长安汽车省下不少购买正积分的费用。

综上所述不难发现,如今车企推出这类售价如此便宜的微型纯电动汽车的目的。所以,卖车方面到底是赚还是亏,其实意义不大。因为这类车型存在的意义,对于车企而言就是用来给自己的燃油车去“抵债”,或者是通过积分来赚取更大的利润。并且,如此便宜的车型,其实也给车企起到了引流的作用,毕竟把人给吸引过来后,也可能会看上自己旗下更贵的车型。

(图片来源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