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named-file

2020 年年底,我得到了个机会采访特斯拉的首席设计师弗朗茨·冯·霍尔茨豪森(Franz von Holzhausen),他在采访的时候说,马斯克每周都会在特斯拉的设计工作室待半天,参与特斯拉的设计流程。

unnamed-file-1

而为了马斯克行程方便,特斯拉的设计工作室,就在洛杉矶机场旁边。

作为每周工作 80 个小时,掌管多家公司,照顾 6 个孩子,还不耽误谈恋爱的时间管理大师,为了节省时间,马斯克确实酷爱私人飞机。

之前有个数据,马斯克在 2018 年乘坐私人飞机的航程达到了150,000英里(约241,401公里),大约有250个航班。

甚至在这一年的记录里,这架飞机有好几次只飞了 30 多公里就落地了,从洛杉矶南飞到洛杉矶北,就是为了去更近的机场接马斯克去下一个目的地。

甚至有的时候,马斯克会在一些特殊的时间节点把私人飞机用来接送员工,6 个座位的湾流 G650ER 连厕所都要利用上,总共塞上 7 个人,推进自家公司最重要的项目。

但最近,马斯克被一个 19 岁的孩子盯上了。

unnamed-file-2

有个叫 Jack Sweeney 的小伙子创建了 15 个飞行跟踪账号,专门推送一些科技行业大佬的私人飞机起降行程。其中跟踪马斯克的最火,已经有了十来万粉丝,账号简介是,通过公共ADS-B数据,利用机器人追踪马斯克的私人飞机(N628TS)。

ADS-B 这术语看着挺唬人,但简单来说,这就像是飞机上安装的一个大喇叭,实时对外界广播自己的位置和一系列飞行参数,这套对外喊话是公开的,所以任何人只要有 ADS-B 的接收器就可以接收到。

这是个全世界统一的标准,所以即便是军机,在本国境内训练或者出一些海外任务的时候也会开启,为的就是规避民用机。

2020 年,我国禁用了航班追踪服务网站 Flightradar24,就是因为这个网站向中国用户提供 ADS-B 设备,每个 ADS-B 设备的监控范围是 300 公里半径的范围,也就是中,300 多个 ADS-B 设备,就可以监控几乎所有中国境内开放 ADS-B 广播的飞机。北京市国家安全局当时表示,这种行为会对军机构成直接威胁,因为军机执行特殊任务,暴露行踪会直接导致失败,后果不可估量。对军事安全及航空领域安全构成直接威胁。日本也因为 2014 年时, Flightradar24 用 ADS-B 监控并对外显示了日本领导人的专机,禁止了这个网站显示国家领导人专机的行程。

所以在这样的技术机制下,想要盯上马斯克的私人专机,其实并不难。只需要简单写个机器人脚本,推送马斯克转机的信息即可。

unnamed-file-3

但按照马斯克在推特上给 Jack Sweeney 回复,扒自己私人飞机的行为,很有可能会让自己在某一次落地时候,被某个“疯子”枪击。

Jack Sweeney 透露说,马斯克为了“封口”,在推特上问他做这个账号一个月挣多少钱,得到的回答是 20 美元,于是马斯克开价 5000 美元要求删除这个账号。

但 Jack Sweeney 说,自己想要加个 0,要 5 万美元,或者是让马斯克送他一辆特斯拉 Model 3,因为他还在上大学, 这些会对他的大学生活有些帮助了。并且 Jack Sweeney 表示,自己其实也不太想要钱,只是想要一份在马斯克的公司实习的机会。

有一说一,这确实比闲鱼上随意砍价的“学生”高明多了。

马斯克在和 Jack Sweeney 沟通完监控机制后,说“空中交通管制太原始了”。

对于马斯克,用电动车改变世界的愿望正在逐渐实现,想要改变空中交通管制,大概率以目前马斯克的精力和能力都是不被允许的,即便付费删除了一个账号,不高的技术门槛还是可能会让很多新人加入监控马斯克私人飞机的行列。

为了安全,大概率马斯克得琢磨下增强私人安保。

最后奉劝各位读者,别受到启发去通过 ADS-B 监控国内大佬的私人飞机,违法。

另祝除夕快乐。